HarmlessJoy - 第二十九章温情 夜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PO18官网小说排名榜

    “是在这让我操,还是我永远都不操你,你自己选。”

    牙齿死死咬住嘴唇,把嘴唇都咬出一个血印子。

    刚才见到他,她是那么地喜悦。可他只用这一句话就瞬间将她打入地狱。他总是这样,总是有无穷无尽的办法折磨她,让她受苦……

    分开,干脆分开好了……!只要分开,顾惟就会消失,他带来的一切痛苦就会消失……

    她再也无法压抑,拔腿朝教室外头跑去。

    顾惟早挡在她逃走的路线上。她惊慌失措地刹住身子,想绕过他,可是他的腿那么长,一步直接跨到面前,攥着她的胳膊就往自己的方向拖。

    她一个趔趄扑到他的身上。有了先前的教训,顾惟连站都不让她站稳,免得她又想踢他咬他。不过,倒不至于真的在教室里操她。那么说只是为了看看她的底线在哪。她被他拖着,跌跌撞撞地走出教室,穿过走廊,最后关进了这一层的茶水间。

    圆梦班的茶水间不常使用,沙发和茶几都不知去向。吧台很窄,椅子也不是软垫的。顾惟本来想把外套脱掉,扫了一眼,连放都没地方放。

    不过进到茶水间以后,她倒是不再挣扎了,但是也绝对称不上顺从。他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把她拉到身上,她还是不情愿,胳膊在他的胸前隔开一段距离,腿也不肯完全张开。

    “这么不想让我碰?”

    她既不肯定,也不否认,眼睛里泪汪汪的,死咬着嘴唇不看他。

    哪怕曾经觉得她的反抗是种情趣,可是,今天他尤其不喜欢这种反抗。这不仅是因为他工作结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找她,而更是因为他改变了想法——

    他不仅要肉体,也要灵魂,所有的一切她都要给。

    他会让她给。

    他把她换个方向抱住,惊惶不安的心跳扑腾着,从薄薄的后背传进他的胸腔。手再度伸进裙子底下,指尖一碰到小逼,她就不由自主地一阵收缩。想往后躲,可一往后就是往他的怀里送,往前,又是把小逼往他的手上送。手指不用动都能直接压进肥软的阴唇里。

    她依然在哭。

    她等了那么久,连分开的决心都下了好几次,一见到他,却好像把这一切都忘了似的,不求任何回报,心甘情愿地被他玩弄……可是,为什么非要折磨她不可?像现在这样被他抱在怀里,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他的体温,她甚至想回过头去打他咬他,发泄出满腔的悲愤和痛楚。

    然而,在众多纷繁激荡的情绪中,唯独找不到想要离开这个怀抱的情绪。

    顾惟单手就解开了她衬衫上的扣子,然后把胸罩扯开,上面揉着奶,下面摸着逼。她心绪不宁,身体又受到这样的刺激,一时间扭个不住。

    他咬着她耳廓上的软骨,语气难得掺进了几分认真:

    “蓉蓉,你这么不乖我都不罚你,知道为什么吗?”

    听到这句话她浑身僵硬,反射性地抓住在奶和小逼上肆虐的手。她在怕,怕他还要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

    可是他说这句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她怕。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过她的下巴让她面向自己。睫毛浓密的眼睑稍微低垂下来,静静地看着她。

    他知道她喜欢自己这张脸,而且尤其喜欢自己这么凝视她。

    “因为我很想你。”

    她终于肯直视他,呆呆地把他望着,眸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目光。

    因为她觉得顾惟不会说,哪怕是骗她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甚至就顾惟的性格而言,可能根本不会把心思花在这方面上。

    她一直都很清楚,他并不需要自己的柔情,而只是为了满足一时的性欲。以往对她的哄逗,从来都只是靠情欲,靠身体的反应让她软化。

    “我连续叁周没有休息,昨天连觉都没补就打算来找你,这不算想吗?”

    虽然是哄她,但,没有一句是谎话。

    霎时间,他察觉到她的眼神的变化。从抗拒的情绪下缓缓浮现出一种饱含忧郁的愿望。

    她似乎想对自己倾诉什么。

    他很耐心地等她开口。然而,那种愿望就像被蜻蜓点过的水面,仅仅泛起一圈涟漪,迅速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说,却不敢说。

    他轻轻啄了啄她的脖颈,她并不反抗,又吮吻,甚至是带着情欲地舔舐起耳后的肌肤,感觉到微微的颤栗。

    她的身体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僵硬了,他将她搂紧了一些,也没有激发出新的抗拒。

    很奇怪,在性的方面她愿意信任他,哪怕每次都被操哭操晕,可下一次还是会乖乖敞开身体。但是,在心理上却又死死地防备着他。

    连他的性癖都不怕,为什么连句话都不敢对他说?

    他捉着她的手,让她把裤子的拉链拉开,摸到鸡巴,拿出来放在两瓣阴唇中间,亲密无间地紧贴着。

    他不算兴奋,鸡巴还是软的,而她经过刚才那番纠结,此时也还没开始出水。两人互相感受着对方尚未唤起的性器——柔和的触感,亲昵的体温,在这个短暂的时刻里,几乎称得上纯洁。

    随即,唇舌交接。

    虽然是接吻,却不如以往那样充满了侵略和被侵略的性意味。之所以缠绵,是为了要感知对方的存在,一遍又一遍地描摹、吮吸,从近在咫尺的呼吸中汲取彼此的气息,直到彻底沉溺。

    他低声耳语,就像她在梦中听到的那样:

    “蓉蓉,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我……我好想你,每天都想……”

    眼泪扑簌簌地掉。她不由自主地倾诉出藏在心中的秘密,仿佛受到蛊惑。

    又或许是因为,她的爱总是与悲伤共生,无法抑制悲伤的同时,同样也无法抑制爱。

    “每天都在等你的消息……”

    “梦里也梦见你……”

    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

    虽然还不是全部,但是,非常地愉快。

    非常。

    顾惟的眼睛里浮现出微笑,接着,用更加轻柔的声音继续蛊惑她:

    “梦见我什么?”

    “这样抱着……”

    这时,她已经完全依偎进他的怀里,像只柔软暖和的小动物。

    “还有?”

    “还有抚摸,每个地方都摸……”

    于是,不再仅限于挑逗她的性器官,修长的手指开始在大片肌肤上游走,他的声音,吐息,亲吻,充分地爱抚她的不安,满足她的寂寞。

    真的就跟做梦一样。

    “还有呢?”

    “还有……操我……”

    这和她叫着主人求他操的意味不同。

    那些时候,是肉欲击垮了理智,一切都被本能支配。

    可是现在,是情感引出了渴望,是发自内心的渴望。

    他感到满意,并且兴奋。他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竟然这么好。

    微笑从眸中浸染到嘴唇。顾惟重新开始揉弄起她的奶,手指尖捏住两只乳头细细地摩挲,绕圈,挑动,直到乳头翘挺挺地立起来,硬得像两粒圆珠子。

    光是玩奶,小逼里流出来的淫水就能沾到他的鸡巴上。鸡巴受到淫水的濡湿,也开始勃起了。逐渐硬挺的柱身夹在两瓣阴唇中间,沿着出水的细缝抽动起来。龟头也愈发上翘,贴着入口都能感觉到里面在吮吸,抽动时摩擦过她的阴蒂头,就能听到她“嗯呀”一声细细地叫出来。

    他顺着脖颈柔美的曲线来回吮吻,偶尔也亲亲她的脸和嘴唇。不过不接吻,要把这张小嘴留着给她娇喘。

    “做给我看,我在梦里是怎么操你的?”

    刚才发生的不愉快仿佛已经淡去了遥远的世界。她支起身体,有些害羞地握住鸡巴,龟头在小逼的入口滑动了两下,终于找准位置。她小心翼翼地往下坐,可是分腿站立的姿势实在太过勉强,何况还背对着顾惟。弄了几下,次次都滑到一边。没办法,还是要回头望他求他。

    他让她倚在身上,手握住大腿根把她整个抬起。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捉住他的手臂,听到他贴在耳畔的絮语:

    “不要怕,蓉蓉。靠着我,身体放松,腿张开。”

    她听话地放软身体,感觉到他一点一点地把她往下放。龟头抵住穴口,慢慢地向里压——不,应该说是穴口主动张开,吞入了龟头。他并没有挺腰,而是控制着她,让她被动地主动吃进自己的鸡巴。

    “哈啊……嗯……”

    “是这样吗?”

    “嗯……还……再深……”

    轻柔的吻落在面颊上,他一边吻着她,一边继续将她压向自己。

    “这样呢?”

    “还要深……”

    粗长的柱身逐渐撑开甬道,持续深入。顾惟的动作很慢,一分分,一寸寸地推进,慢到使她能充分感受他的形状和硬度。膨大的柱身,环绕的筋络,一一刻印进敏感的身体里。虽然还是那么大,那么胀,可是他给了她时间适应,她不但不觉得难受,反而唤起了以往留下的感官记忆。

    好舒服,好暖和啊……就是这种被撑开,被填满的感觉……还要……还要更多……

    深处没有得到疼爱的逼肉,开始寂寞地蠕动不安。

    她的脖颈和面颊也随之泛起胭霞。接下来的话很羞人,她把脸埋得很低。

    “……到最里面,插到底……”

    以往被他教着,比这更淫荡下流的荤话都不知说过多少。然而今天两人都感觉到与往常不同,所以她也格外地害羞。

    他确实与往常不同,鸡巴始终是慢慢地插,不,不对,是始终慢慢地将她往下放。他的动作没有一丝残暴,就这么温柔地填满她,直到宫口上那块充满渴望的软肉也吮吸到了圆大的龟头。她满足地发出一声轻吟。

    “到底了吗?”

    “嗯……嗯到了……”

    连宫口都顶到,当然是已经到底了。不过,这只是她的感受,对顾惟来说可远远没到。不然穴口外长出的一大截鸡巴该怎么办?

    他不再动作。她刚想回头,却忽然感到顾惟把腰腹直挺起来。瞬间,穴口外的鸡巴连根没入。

    柱身把湿软肥厚的逼肉悉数撑开,彻底充满整条甬道。刚才还让她觉得满足的龟头,此刻不由分说地顶了上来。可这块软肉已经是最深,宫口又没张开。龟头顶得打弯翘起,扭曲了穴底的形状,连子宫都一块歪斜起来。

    “哈啊啊啊……嗯,嗯深,太深了……”

    她眼角泛泪,却听顾惟的声音中似乎含有捉摸不定的微笑:

    “蓉蓉下次做梦要记得,这才叫到底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