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mlessJoy - 第三十一章亵渎(h) 夜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PO18官网小说排名榜

    小逼猝然缩紧了。看她羞成这个样子,高潮的嫣红还未消退,脖颈上又蒸起一层新的血色。眼神四处飘忽就是不敢看他。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他话中含笑,循循善诱。

    “说啊,好学生,你知道答案的。”

    顾惟的语气好像老师上课点她回答问题一样。她感到既羞窘,又别扭。

    在陈蓉蓉的心中,课堂应该是庄严肃穆的,学习则是纯洁神圣的,用这两件事来描述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种对圣洁的亵渎。可是……

    可是顾惟的问题,她不能拒而不答,连说“不知道”也不行。

    “是、是鸡巴的形状……”

    “谁的鸡巴?”

    “你的……”

    顾惟咬了咬她的耳朵,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

    “还不够准确。你应该说,宫口以内是龟头的形状,宫口外沿是冠状沟,从宫口到穴口是柱身的形状。小逼密闭紧致,逼肉上的每一点都和鸡巴连续且一一对应。”

    “所以,你的小逼和我的鸡巴是完全映射的关系。”

    除开眼睛里带着一丝戏谑的笑,顾惟的脸上没有半点淫秽的感觉。漂亮的嘴唇一张一合,用最优雅的语气说着最下流的荤话,态度自信且从容,简直就像优等生在给全班讲解最难的那道数学题。

    陈蓉蓉目瞪口呆,而后又涨得满脸通红。

    天哪……他在说什么……什么完全映射呀!这、这让她以后还怎么直视函数?!

    可是,即便内容如此淫荡,假如认真地从理论的角度审视,这番话硬是严谨得挑不出一点错来。

    就在这时,茶水间的门外传来一阵对话声。陈蓉蓉一听就知道,是从办公室回来的学习委员和数学课代表。两人本来是一路走一路讨论着什么问题,可不知怎么就在茶水间外停下脚步,你一言我一语,兴高采烈地说个没完。

    她赶紧把手指咬在嘴里,怕叫出声来,随即又回过头,恳求地望着顾惟。顾惟也确实没有难为她。他均匀适度地挺动着,没有以往肉体拍打的动静,只有黏唧唧的水声,一缕一缕,由浅入深,搅动不已。

    门外是同窗纯洁的讨论声,门内是性器淫靡的交合声。她下意识地想要隐藏自己,整个人缩成一小团往顾惟的怀里钻。

    顾惟受用地抱紧她,嘴上却不肯留情。

    “蓉蓉,同学们都在积极地讨论问题,你怎么一个人偷偷躲在这吃鸡巴?”

    “呜呜……嗯……”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她呜咽着不敢出声,这番话又激起了新的羞耻——一门之隔,一边是光明的学术,一边是私密的性事。她打心底涌上一股强烈的亵渎之感,自己怎么能在距离同学这么近的地方,听着他们讨论学习,竟然还做着这样的事……

    “蓉蓉上课的时候会不会走神,想被我操,想吃我的鸡巴?”

    其实话一出口顾惟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甬道颤栗似的抽搐了一下,软弹的逼肉绞得淫水都像要渗进鸡巴里。再看她那拼命摇头,欲盖弥彰的模样,根本连问都用不着问。

    “不……不会……”

    “嗯,不会啊——”

    抽插瞬间暴戾起来。鸡巴贯穿整条甬道急速驰骋,龟头也凶狠地撞击起高潮后尚未关闭的宫口。她反射性地绷紧脚尖,连带着大腿根到穴里的逼肉全部绷紧。然而,这反而加重了撑胀的填充与粗粝的摩擦。迅疾而猛烈的刺激使她难以自持,一声尖啼溢出喉咙,好不容易再度咬住手指压下了呻吟,又听到穴口被拍打和小逼黏黏糊糊吞食鸡巴的淫声。

    弄成这样,门口的同学说不定就会知道茶水间里正在发生什么事。她害怕极了,顾不上断断续续的呻吟,带着哭腔地向他求饶。

    “还敢对我撒谎吗?”

    “不……嗯啊……蓉蓉说啊……嗯……蓉蓉说实话……不……嗯啊啊……不撒谎……”

    “那实话是什么?”

    “会想……啊啊,上课,嗯会想……呜……呜嗯……”

    “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你装着听讲的样子,其实脑子里全是在想鸡巴?”

    她臊得忍不住哭声,把整张脸都埋进手心里。但,还是点了点头。不得不点头。

    谁能想到这个乖巧斯文的好学生,在课堂上低着头,表面上看着像是在记笔记,其实裙子下盖住的内裤都被淫水给洇湿了。老师一边授课,她就一边想象自己在狠操她的小逼,粗大的鸡巴撑开甬道进进出出,充分摩擦饥渴的逼肉,龟头重重顶撞她发骚发浪的宫口。

    顾惟觉得兴奋,比刚才纯粹的精神享受更加兴奋。象牙色的面颊上浮起性欲的微红。他要开始享用她的身体了,就在她的课堂,在她的座位——他要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小逼里紧紧含着鸡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自己插,插得她起起伏伏,满面含春,淫水流满整张椅子。就这样还要集中精神听老师在说什么,手里还要握着笔写下娟秀的字体。

    鸡巴瞬间胀大。粗长硬挺的柱身强横地撑开甬道,把逼肉撑得勒紧,紧到发疼。想象中的场景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快感和刺激。还好现在是在茶水间里,这要真是在她的教室,在她的座位上,说不定连性癖都要被挑动起来。不过现在跟性癖发作的兴奋程度也差不太远了,惟一的区别就是还记得现实,还记得自己在做什么。

    小小的身子给他摁在怀里抓着揉着,先前的温情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陈蓉蓉给他插得花枝乱颤,为了压抑住淫乱的哭叫,把嘴里的食指都咬出一个牙印。鸡巴一捅进来就会在小腹上顶出形状,都插进宫口了还要狠劲地往上捅,连子宫都快捅穿。

    “……呜……轻、哈啊啊轻一点,呜呜……”

    倒是真的轻了一点,就那么一点点。也不是因为她的恳求,而是为了让她能说得出话。

    “除开上课,还有什么时候也想被我操?”

    “……呜呜……嗯……跟、跟同学……哈啊,跟同学说话……嗯……”

    “还有?”

    “……还有上学、哈啊、哈啊……上学的路上……哈啊啊啊……”

    他知道女人会有性幻想,不过这样不分时间和地点,甚至不需要受到外界的刺激就能发情,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无论是面对老师,面对同学,抑或是面对无数素不相识的路人,她的心里想的都是他。在最日常的生活中幻想着最激烈的性爱。

    既出乎意料,又合乎心意。

    “如果别人看到你心里在想什么,那该多精彩。”

    “上课上到一半突然张开双腿坐在男人身上,鸡巴插开淫水横流的小逼,同学和老师都看着你撑到变形的穴口吞吞吐吐地吃我的鸡巴。”

    “不啊……咳……呜……咳啊……哈啊啊……”

    开始咳喘了。知道陈蓉蓉再也说不出话,顾惟便纵情恣意地挺动起来。他掐着她的下颌,强迫她低头观赏两人激烈交合的性器。青筋暴绽的柱身急速抽插,穴口的一圈细肉绷到极致,被迫一次次吞进又一次次吐出。鸡巴操得两瓣肥厚的阴唇都外翻出来,原本清透的淫水也搅成一圈粘稠的白沫,咕叽咕叽地往外冒。

    “看清楚了么?他们看到的就是这样。”

    顾惟的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情欲,这使她感觉到异样的刺激和羞耻,仿佛他描述的老师和同学正环绕在四周,惊异而错愕地注视着他们性交。那些本该聚焦于黑板和课本上的目光直勾勾地盯在她淫荡的神情和被鸡巴撑坏的小逼上。

    不要……不要看……好羞人,真的好羞人……

    门外的谈话声不知何时已经远去,但这对两人来说早就无关紧要。不管有没有人都影响不了顾惟操她的欲望,不管有没有人都挽回不了她被快感吞没的理智。

    ……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淫荡,被人看着还这么舒服……强烈的羞耻心下,她反而比平时更加无法抵御欲望和快感。不用顾惟压着,她的视线就已经无法从互相占有的性器上移开。穴口撑得都扭曲了,还在贪婪地吮吸着硬邦邦的柱身。从外能看到莹白的小腹被顶起一整条鸡巴的形状。从内则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龟头和冠状沟的位置。一抽出去所有的逼肉都被龟头和柱身上的筋络彻底研磨过一遍,舒爽得抽搐,一缩一缩地吸着不让走。一插进来能插开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深处,从头到脚都充满了极乐的填充感。

    哈啊……好舒服……哈啊啊……

    原谅她,她是个放荡堕落的坏学生,做出这种事来却没有一丝悔意,甚至现在还在津津有味地吸着鸡巴——宫口在吸,逼肉在吸,穴口也在吸——

    嗯啊……哈啊……哈啊……嗯啊啊……要高潮,要高潮了啊啊啊——

    她在微弱如汽笛般的啼哭声中喷溅出淫液,整条甬道痉挛收缩,逼肉螺旋式地绞紧仍在驰骋个不住的鸡巴。

    热流兜头淋下,逼肉抽搐挤压,又紧又烫,爽得让人发疯。顾惟竭力抱紧怀里的娇躯,恨不得把她压碎碾碎了摁进骨头里。下身的冲刺更加高速,更加暴烈。小逼的高潮都还没过,这下又给他刺激出新一轮快感。逼肉拼命蠕动,连同宫口一块吸个没完。太爽了,怎么操都爽。他调教的这颗果实已经熟透,每一口都是完美的味道。

    “要不要我射?”

    “射爆你的骚子宫,让所有人都看着你被我灌精,灌到精液从小逼里满溢出来。”

    “要不要?说要不要?”

    这完全就是亢奋状态下的呓语,他根本不在乎她回不回答,甚至不在乎她还能不能听到。他就是想这么说,想这么做——当着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内射,把浓郁粘稠的精液灌满她欲求不满的子宫。没有比这更加直白,更加不容置疑的占有方式了。

    鸡巴贯穿甬道插进宫口,全速全力地挞伐。他在宣誓他的主权:这个女人是他的胜果,她的一切都属于他。

    从身到心。

    把陈蓉蓉连续操上叁次高潮以后,他终于在热烫紧窄的宫口内倾泻出挤压已久的欲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