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mlessJoy - 第三十四章摧残(h) 夜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PO18官网小说排名榜

    漆黑幽沉的目光游走于她赤裸的胴体,在饱满的奶上稍作停留,最终聚焦于红艳艳的肉缝。

    他伸手捏住她尚未兴奋的阴蒂,唇边漾开一抹淡淡的微笑。只是,眸色却并无一丝波澜。

    “你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个人形厕所。”

    “用逼肉给男人按摩鸡巴,让男人在你的小逼里排泄,把尿射满你的骚子宫。”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不仅是惶恐,而更是屈辱地,甚至是悲痛地盯望着他。

    厕所……在他的眼里,她甚至不是玩具,而是厕所。

    随便对男人敞开,任由男人操弄的身体,是如此的肮脏、污秽。所以他总是那么残酷。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中倒映出的也不是一个女孩,一个人类,而是像其他人一样,把她当畜生,当动物。

    她不是他的同类,他们才是。所有因为她的制服、她的家境而鄙视她,把她看作动物的人,他们才是同类。

    顾惟看到她脸色惨白,却也并不多想,只当她还是怕。他的指尖绕着阴蒂头打起圈,再顺着肉缝上下抽动。然而无论怎么挑逗,往日里只要轻轻碰一下就流水流个不住的肉缝,似乎总是固执地,死死地封闭着,把他拒之门外。

    像这样温情脉脉地抚摸,留给她性唤起的时间,已经是例外中的例外。玩道具他从来不做前戏。性奴应该时刻做好准备,做好被主人享用的准备。

    于是他决定采取更加直接,也更加冷酷的方式刺激她的身体。

    他选了一瓶带有催情效果的润滑液,用球形注射器挤进她的甬道里。虽然带有催情效果,却也无非是促进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分泌,加快心跳和血液的流速,其本质还是润滑液。他不喜欢那种让性奴疯到丧失理智的违禁药,且不说安不安全的问题,首先他就不喜欢操发情发到只要是鸡巴都想吃的女人。

    她始终要记得是谁在操她。

    插管插进穴口的瞬间她整个人都在抖,她不知道顾惟要把什么东西放入自己体内,这种未知加剧了惊恐。被口枷塞满的小嘴呜呜地叫着,瞳仁紧紧盯住捏在橡胶球上的手。那只手是那么地漂亮、优雅,却又是那么地不容置疑,每挤压出一部分液体,就抽动插管持续深入甬道,到最后,来到宫口上,把剩余的润滑液一股脑地全挤出来,就好像拿插管对她射精了似的。

    没过多久,推入体内的液体就开始发挥出药效。她咬紧口枷颤栗着,清楚地感觉到逐渐升高的体温,愈发加速的心跳,就连眼睛都开始漫上一层朦胧的泪雾。从身体最深处涌出的渴求一点一滴地,越来越湿滑,越来越满溢,似乎马上就会不受控制地流出她拼命缩紧的穴口。

    其实不仅是润滑液的缘故,像这样两腿大张,完全暴露出自己最私密的部分,尤其是,暴露在顾惟的视线底下,这件事本身就足以从羞耻中唤醒她的性欲。

    顾惟的目光还停留在阴蒂和阴唇上。与先前大不相同,小小的阴蒂头已经兴奋到立起,阴唇和肉缝也都泛出欲望的嫣红。她知道,他正在好整以暇地观赏她堕落的过程。可是她不想这样,明知道他这么瞧不起自己,还要毫无尊严地贴上去和他交欢。在一次次男人与女人之间最羞耻最私密的行为背后,所有的都是冷漠与无情罢了。

    他只是在使用她——这个念头比一切虐待都更令她感觉痛苦。

    皮带绑缚的双腿想要合拢,却被拉环结结实实地扯住。他碰也不碰她,就只是静静看着她淫荡下流的姿态。哪管心里再怎么抗拒,她还是在他的注视下流出了淫水,并且一绺接着一绺,一发不可收。

    她多么痛恨这副只会追求快感,只会对男人献媚的身体!然而再怎么痛恨,这会也已经毫无办法。她甚至产生出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来了以后又为什么要对他言听计从,任他摆布。

    泪水在眼中摇摇欲坠。然而,这才仅仅是个开始。看到她的身体已经苏醒过来,顾惟将一块吸附式的硅胶贴到胀鼓鼓的阴阜上,又在同样肥厚的阴唇上贴了两块。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突然打开了遥控,直接将震动调到最大——

    她瞬间扬起脖颈,从指尖到脚尖反射性地绷紧,哪怕嘴里塞着口枷都发出了一声尖锐似悲鸣般的哭叫。

    “我的手不能满足你,这些震动片应该可以吧?”

    她本能地绞紧双手,口中含混着尖叫与呜咽,一面摇头,一面在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寻找他的脸。旋即,听他话里含笑地说了一句:

    “这样还不够?”

    话音未落,乳房下沿与乳头也感受到相同的吸附,她竭力摇头,发出“呜呜”的叫声,求他住手,结果下一秒,身体所有的敏感带都被同样剧烈的震动所掠夺。快感来得又凶又急,完全无视她的意愿,完全无视她的承受能力。她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舒爽还是痛苦,只能感受到过分尖锐的刺激犹如一头猛兽将她扑食,利齿撕开她的血肉,噬咬她的骨骼。

    震动片对外阴的蹂躏迫使小逼不断地蠕动吮吸,以此缓解内部的空虚。顾惟掰开强震下愈发充血红肿的阴唇,盯着湿淋淋的穴口看了一会。穴口的媚肉几乎是绞动式地收缩着,流着口水渴求外物的侵犯。他刚把手指插进去就感到逼肉发了疯似的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手指灵活地搅动一圈,抵住阴蒂下方的敏感点狠顶了十来下,就感觉到甬道痉挛似的收缩起来。他加重力道,连续快速地又插又顶,还不到百下,就听到她尖尖地哭啼一声,整副胴体都泛出红潮。强烈收紧的小逼猝然喷出一大股淫水。

    然而,哪怕已经高潮,可怕的震动也没有一刻停歇。尤其是刚刚经过高潮的阴蒂连续受到刺激,而且,强度不减,就更是敏感到疼痛难忍。可无论她如何扭动,忘却了尊严与屈辱,口中嘤嘤叫唤,眼泪汪汪地凝视他恳求他,他也没有半点动容。甚至还故意掐着她的下颌,让她低头看自己刚从裤子里解放出来的,跃跃欲试的性器。

    她惊恐万状。只插两根手指都已经难以承受,要是把整条鸡巴插进来,恐怕真的要给他操到坏掉。

    甚至于,这个结果都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即将经历从开始到结束的这整个过程。

    她惊颤颤地,竭尽全力地摇头、抗拒,用尽一切办法往后缩。然而叁只钢环牢牢地掌控住她,她的手腕被束缚,双腿被束缚,丝毫没有退缩的余地。他看到她害怕,反而十分愉悦,并且产生出极具攻击性的亢奋。他也很久没有玩道具了,那种久违的,对于支配和凌虐的期待感从骨髓中渗透出来,使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她的恐惧变为现实。

    他要操她,操得她死去活来,用最顶级的性交快感将她彻底摧毁。

    她看到他掩下睫毛,如大提琴般沉稳优雅的音色说出极具侮辱性的话语:

    “厕所冲洗干净,可以用了。”

    奶和外阴上的强震激得她浑身发麻。她在绝望的情绪中感觉到鸡巴是如何侵入体内——粗大的形状完全扭曲了穴口,不由分说地撑开甬道。尽管如此,逼肉还是不知廉耻地自动把龟头往里吸,一旦吃进那种圆大饱满的填充感,整条甬道都会变得喜不自胜。

    她真的太下贱……太下贱了……!

    鸡巴从穴口一直捅上宫口。顾惟有意压抑住节奏和力道,不紧不慢地顶到宫口以后,放慢速度继续往里压,使她充分感受到龟头从顶压到打弯翘起的整个过程。

    她在他的侵犯下颤栗不已,始终呜呜地哭泣着。不知怎么地,他隐约感到这哭声与往常不太一样,似乎不完全是因为刺激过度,难以承受的哀叫。往常他会哄她,但今天是玩道具,除非中断停止,否则没有主人哄性奴的道理。就算有,也很扫兴。

    他并不打算停,也不打算扫兴。她哭得是挺可怜的,尽管可怜——

    却也是兴奋源泉。

    于是他开始抽插,依然控制着速度,为了让她适应。她的外阴还贴着震动片,又经过了一次高潮,刚进去就放开了操很容易出事。就像在休息室的椅子上那样,她敞开身体跨坐在他的身上,唯一的支点就只有抵住宫口的鸡巴。粗大的鸡巴仿佛匀速运动的活塞,有条不紊地朝穴内推入,推到柱根都塞进扭曲的穴口以后,再整根向外拔出。每次都只留下龟头卡住穴口不让关合。濡湿的逼肉软腻厚实,一抽出去就恋恋不舍地吸住他不放,操开的时候又会撑开展平,跟鸡巴挤得严丝合缝。他既能感受到逼肉的吮吸与轻微的痉挛,也能感到从外阴传来的震动感。哪怕是这么慢节奏地操,也已经爽得心情舒畅。

    他给了她反应的时间,所以每次插入,她都能清楚明白地感受到层层逼肉是如何被龟头破开,整条甬道被柱身强行拉长。捅进深处时,更是确切地体会到宫口被插穿,小腹被顶破的侵略感。

    尽管鸡巴插得并不快,可一旦顶上宫口,就会重重碾压宫口外那一圈敏感的软肉,仿佛施虐般持续而缓慢地碾。这让她的神经末梢无法忽视任何一丝被圆大的龟头填充研磨的快感。接下来,还要不由分说地往上顶,顶得比刚才的速度更慢,力道却更重,用缓慢的动作和强硬的力道延长刺激。这使得她本能地绷紧神经,抵御入侵。每次龟头卡到穴口,有要挺入的趋势时,她就会反射性地缩紧逼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